挪威易卜生研究中心主任Frode Helland教授来我校讲学

  • 时间:2018.03.30
  • 点击量:261次

 

  本网讯(通讯员:焦文君 许修纯)2018328日上午,挪威易卜生研究中心主任、奥斯陆大学北欧语言系主任、国际易卜生组委会主席Frode Helland教授应邀来我校讲学。讲座在武汉大学文学院振华楼215会议室举行,由武汉大学艺术学院、文学院、艺术教育中心主办。武汉大学文学院方长安教授、华师文学院邹建军教授武大艺术学院汪余礼教授,以及文学院和艺术学院师生近80人聆听了本次讲座。

    Frode Helland教授讲座的主题为数字人文方法的具体运用:以《玩偶之家》的全球传播为例。讲座内容以其重要学术成果A Global Doll’s House一书为基础,以易卜生的名剧《玩偶之家》(Et Dukkehjem, Frode Helland此剧的英文译为A Doll Home)为例,主要讲解了数字人文方法在易卜生研究领域的运用,以及数字人文方法与传统文本研究方法的区别与优势。

     讲座伊始,文学院方长安副院长致辞,对Frode Helland教授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随后,Helland教授介绍了IbsenStage这个数据库的界面构成和使用方法。该数据库于2014年建成,采用澳大利亚AusStage演剧史料数据库的技术,由奥斯陆大学易卜生研究中心负责组织管理,并简要介绍了A Global Doll’s House一书的主要内容,通过大数据分析探究《玩偶之家》为什么能取得全球性的成功。这一环节的讨论主要分为三大板块,首先是通过数据库介绍《玩偶之家》在全球的演出、改编情况,尤其是该剧在全球的演出频率、分布地点、演出路线。通过地理集群分布图,他让我们清晰地看到该剧在亚洲、欧洲、美洲、非洲等不同地区的演出情况,通过图表可以看出不同年份的演出频率,由此分析其受欢迎的程度;其次,Frode Helland教授汇报了数字成像技术对传统人文研究的突破:通过绘制《玩偶之家》两次世界巡演的轨迹,这一技术将18792014年之间的630场演艺活动、580位艺术家的创作都联结起来了,相较于传统研究方法,这一方法具有显著优势;再次,网络关系分析被运用于戏剧中情节点、场景的研究,这一方法主要展现出不同改编本之间的差异,例如,早期娜拉和林丹太太这样的女性角色在戏剧中占主导地位,但在之后的改编本中情况有很大的变化,我们可以探讨、研究这期间发生了什么历史文化事件或社会变迁

    IbsenStage记录显示,截止到2018328日上午,易卜生戏剧已经被译为67种语言,在244个国家的9299个剧场展演,与易卜生相关的文化事件为22699项,全球已有87561个贡献者在推动其传播与发展。从他对IbsenStage的演示来看,该数据库是一个为学者、学生和批评家提供基础研究资源的网站,通过数据的集成与分析,我们可以以较快的方式掌握易卜生戏剧的演出实况数据,有助于我们在了解易卜生戏剧在全球演出的宏观图景的前提下掌握这一领域的发展动向并可进而拓展到其它领域的研究。

     Helland教授还介绍了他们正打算通过数字人文方法虚拟重建坐落在卑尔根的剧场遗址卑尔根剧场是易卜生进行剧作训练、导演戏剧、经营剧场的重要地点,这个剧院对易卜生的创作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易卜生中心通过运用“3D建模技术,使这个剧场在虚拟时空中得到还原和重建。

    讲座结束后,在场多名师生与Helland教授热烈的讨论与积极的交流。通过Helland教授的解答,同学们了解到收集数据、建立数据库十分不易,该团队花费了近二十年的时间才得到今日的成功。这个数据库除了可视化的功能之外,还可以作为文化现象研究,并为全球研究易卜生的学者提供了研究资源。Helland教授还指出中国的易卜生研究,翻译、受众、文化研究都是比较好的研究领域,比较有意思的是跨文化研究和多文化研究在场师生十分关注中国学术界对易卜生的研究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并提出了对数字人文方法的实际应用的看法。Helland教授表示,期待中国学术界对IbsenStage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

      最后,文学院方长安教授总结:大数据作为研究基础,与文艺本体研究、美学研究相关联,可以开辟新的研究领域。但是,数据库的建立在中国实施起来仍有很多困难,需要中国学者的共同努力。

     此次讲座在师生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讲座内容使在场师生受益良多。讲座结束后,我院刘丹丽院长、黄献文副院长邀请Frode Helland教授及其朋友何成洲教授欣赏了武大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