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演员冯远征来艺术学系谈表演艺术

  • 作者:王阅
  • 时间:2016.06.22
  • 点击量:1892次

 

    本网讯(通讯员 王阅)2016年6月21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资深演员、北京电影学院特约教授冯远征先生应邀为艺术学系师生做了题为《表演艺术谈》的学术交流活动。

 

   上午,冯老师为我系表演专业学生的表演作业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点评。对于诗朗诵《蜀道难》和词朗诵《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冯老师说朗诵表演者应该用丹田气发声,而不是直接用嗓子发音,吐字归音时气息应该在胸口以上;通过改变朗诵的方式,譬如将《蜀道难》以两人对骂的方式呈现出来,将《一剪梅》改为两人隔空对话的方式呈现出来,冯老师让我们在欢笑与惊奇中领悟:表演要注重内心的节奏和语言的内涵。对于《人证》片段的独白表演,冯老师指出不仅要注重基本功的训练,保证清晰的发音,而且重在理解,台词不在于它本身说的是什么,而在于表达了什么情绪,即内心表达的内容是什么;要将人物的回忆与讲述区分开来,回忆要有形象,而不仅仅是在叙述。冯老师启示我们,独白要有对象,通过让演员与具体的观演对象对视的方式,可以提高独白表演的情绪化表达,渲染一种更为深沉的气氛。关于人物的发声练习,冯老师指出,我们必须先热身,放松肌肉,练习腹式呼吸,才能使得均衡的音质在整场戏里持续下去,气息的深沉远大于嗓子本身,这是必须掌握的方法。冯老师建议,学生们每天花费一小时的时间来做晨功,练习吐字归音与气息,并且要自主自觉地抽时间监督自我坚持练习,花功夫储备台词和坚持锻炼一样重要,可以让人找到自己的局限性,改正缺点,扬长避短,在坚持理想的同时脚踏实地,同学们应该珍惜在学校学习的机会,多读能打动人心的经典名剧,对词的时候要用心去感受与同伴共同度过的时光,因为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关于学生们的表演作业独幕剧《阿图安的手》,冯老师认为,最好的表演是一句台词也没有的父亲,父亲这个角色并没有在表演,而是在感受和表达,他的手连捏碎葡萄都做不到,却可以掐死背叛和害死自己儿子的女人的脖子,然后在生命的弥留之际,留下最后一滴眼泪。这种“真听、真看、真感受”不仅与环境有关,也与人物有关,父亲这一形象的这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力量,体现出表演者内心的充实。

    关于音乐剧的表演,冯老师首先指出了音乐剧在中国水土不服的原因在于西方人较为夸张的生活习惯,其特点在于将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歌舞与台词的表演之中,表情必须是有内容的,动作的内容需用表情传达出来,而不是仅仅展现出来。最重要的是,表演时要将眼神投入到交流之中,表演除了肢体上要与音乐协调配合以外,眼神也必须是“心里有”的。在此基础之上,找对主题,就能创作出吸引人、令人享受的作品。

     下午,冯老师以格洛托夫斯基对斯坦尼体系的大胆突破与尝试为例,具体阐释了贫困戏剧的核心——观演关系,他指出,“人是第一位的”。格洛托夫斯基的创造在于,他指出人的情绪从0到100的变化不需要过程,打破了斯坦尼提出的铺垫之后再爆发的观点。而后,冯老师指出,在世界表演体系中,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斯布梅”三大表演体系,这完全是我们凭空臆想出来的。实际上,我们误读了斯坦尼体系的一些训练方法,这些方法的精髓不在于方法本身,而在于它们传达出来的意蕴。比如,无实物练习仅仅增添了一种假定感;解放天性练习只是一种简单的释放,这种训练是无用的,因为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模仿动物练习也不是必要的,因为它仅仅是拆解动作而没有将之有机地组装起来,是一种误导;注意力集中训练与肌肉训练虽然是必要的,但也和斯氏的本意相差甚远。格洛托夫斯基认为,每个人都是演员,人的生理潜能和心理潜能都是能达到极限的。冯老师将这种方法运用于北影摄影系排演的《哈姆雷特》中,只用了18天时间,就开发出了同学们的潜能,成功地创作了这出只穿日常服装仍塑造出各个鲜明形象的贫困戏剧。

     正如王国维先生提出的读书的三重境界一样,冯老师也指出了表演的三重境界,他认为,表演是以身体为工具的技术,演员应该不断地排除干扰,跳进跳出。其初级阶段是大俗,即不因为人物而因为演员自身的真情实感来表现,第二阶段是大雅,很多表演都停留在这个阶段,第三阶段则是经历了正反合回归到大俗的阶段,能够在日常生活的节奏里爆发出自我的情感。冯老师反复强调,表演是带有感情色彩的技术,表演的最高境界在于控制。演员的表演不仅要配合灯光、机位,同时要用身体(有可能是局部)进行人物塑造。而塑造人物的最高境界在于捕捉生动的生活瞬间并将之表现出来。表演没有对错,只有准确与否。准确地表达、释放、捕捉人物的情感,呈现人物心灵与表现的错位,是表演的难度与技术含量所在。除了个人的成长环境与经历以外,文化是表演者的最大支撑。

     冯老师以1999年演出的话剧《茶馆》为例,指出话剧与电影的区别,今天再演出《茶馆》,已经是一种成长,就像酿酒一样,沉淀中散发出醇香。而相比之下,电影和电视剧就像兑水一样,将历史定格在瞬间,不会再有变化。表演要不断提高与思考,不断地推倒过去,把自己逼到墙角,激发出自己的潜能,打破过去,重新开始。只要付出努力,坚持观察生活,就能给出一个好的结果。冯老师又以《非诚勿扰》的两页剧本为例,说明了表演要“心里有”设计,然后表现细节;以《建党伟业》中陈独秀比学生更激昂的“嘶吼”式演讲为例,向我们展现出了极为强烈的感染力与震撼人心的个性力量。

    冯老师反复强调练功和用丹田气的重要性,只有这样,表演才能沉稳,学会将技术运用到角色当中很重要。基本功要扎实,要在生活积累中看、听、学,为塑造人物找到心理依据,找到支撑人物的合理性,接近人物的灵魂,感悟人生,为作品寻找基调。眼神给人力量与刺激,是将表演的技术与情感糅合到一起的关键因素,表演要入心,不仅要注重声台形表的扎实的基本功练习,而且要积累生活,寻找点滴的自然状态。此外,将表演作为爱好是普通人最好的选择,也是获得快乐的方式。在表演艺术中,感受是最重要的,节奏也是需要控制的。对视的时间可以控制节奏,不说话也是有节奏的。内心强大与充实的人可以调整观众的心理节奏。而表演中最难的是用气,它需要全身用力。一言以蔽之,立象以尽意。表演以生动形象的形式与真实生活水乳交融。 

                                                                                                                                               (摄影:黄书剑)